Fayyye

【静临】断片(短完)

 *高亮:设定是临也一醉酒就断片,静静略痴汉,剧情存在逻辑漏洞,OOC慎。
  ——以下正文——
  灌下最后一杯,折原临也的眼神迅速变得迷离,平和岛静雄喉头一紧,略带不安地咽了口唾沫。
  ……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把他灌醉了。
  平和岛正打算抚上他温驯贴在额头地黑发,青年却猝不及防地开了口,冬夜里吐出的白汽氤氲着醉意。
  “我要杀了你……”轻轻的,却是咬牙切齿地呢喃,一遍遍重复他们之间最日常的挑衅台词。平和岛静雄挑了挑眉,沉默着没有丝毫愠怒的迹象。
  “我要杀了你,把你碎尸万段……碎尸……”折原临也口齿含混道,“然后再……再把你全部送进焚化炉,看看怪物的血肉需要多少度的高温才能变成齑粉。”他脸上的红晕分不清几分是醉酒而起,几分又是因为愤怒和变态的快意引发的血脉偾张,随着声音无法控制地变大,他的身体也颤抖得越发厉害。
  平和岛静雄的眼神黯了黯,伸手温柔地把他整个揽入怀中。不顾折原临也手下不留情的掐抓,将略高于常人的体温渡给衣着单薄的青年。他微微抿紧的薄唇,像是在隐忍些什么。
  “……把那些粉末作为冲剂……”折原临也的表情疯狂而狰狞,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声根本停不下来,“全部,一点也不浪费……我全部喝掉……一点都不会留给小静哦……唔”
  牙齿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平和岛静雄像是伏击猎物的野兽终于找到时机,暴起一把将黑发青年摁进沙发,然后欺身向前,猛烈地舔舐啃咬青年地双唇,将那些刻薄疯狂的话语碾碎,堵在舌与舌交织地口腔当中。
  ……他感觉自己也醉了。
  ——(此处省略五百字)——
  翌日过了中午,折原临也在熟悉地床铺中醒来,头痛外加浑身酸痛。
  这样的情形不知几次了,酸软的腰根本无法支撑起上身。每次被人约出去喝酒都……连怎么回家都不记得。
  但他总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说出去没人会信吧……每次宿醉醒来居然就像被人/操/了一晚上?”折原摇摇头,试图撇去这种糟糕离奇的想法。
  但他断片后一向什么都记不清的脑子这次却突然浮现出平和岛静雄喉结微动、扯下领带的画面。折原临也惊惧且激动地弹了起来,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淦。”
  不知醉意是否还未消弭,他的双颊浮上微醺的红。
  ————
  矢雾波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不念叨自己的宝贝弟弟,居然有兴致约自己吃火锅。
  该不会是他万人迷的魅力终于感染到了一尺远外的老女人,治好了她病入膏肓的弟控症?
  疑窦丛生,抵不过火锅诱惑。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好啊”,然后中二青年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快乐地转起了圈圈。
  ————
  “你好,要这个……这个…………还有两打啤酒。”对面的助手小姐用指尖轻触菜单,语气自然。
  “等……”兴致勃勃观察着周围人类的折原听到“啤酒”二字,呼吸一滞。
  波江小姐像是看出了他的顾虑,一改平日的冷漠:“冬天的火锅,最适合配啤酒了。”
  ————
  矢雾波江结完账就向外跑,丝毫不顾座位上还有个不省人事的“醉鬼”。
  “醉鬼”假意趴在桌上,周围人的说话声如潮水涌进他的耳朵。虽然反应力不及平常,精锐的大脑依旧可以对四周的信息细细咀嚼分析——简而言之,他还没喝醉。
  半个小时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正打算起身回家,一抬头却猛地望进了一双琥珀色地眼瞳。折原临也心中顿时警铃大作,立刻继续尽职尽责地进入醉鬼状态,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一瞬间无比清醒。
  他亲眼看到平和岛静雄一改往常的暴戾,如此平和的模样。
  他亲耳听到平和岛静雄低沉、平静的声音。
  他甚至亲身体会到,从发梢传来的温度。
  胆大包天不惜命外加一肚子坏水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此刻却不知怎么地,不敢动也不太想动了。
  
  平和岛静雄小心翼翼地抱着他,尽量放松了肌肉,防止因为力气太大而让折原感到不适。
  街灯昏黄着,平和岛显然对这种安静很不适应——折原不记得,自己每次喝断片都会进入近乎癫狂的中二模式,有时候甚至心血来潮高歌一曲,说是魔音贯耳都有些客气。
  这一次,平和岛首先开口了。
  “……平时都像张牙舞爪的猫,今天却像只兔子。”
  “……”拜托,这是什么亲昵的语气,折原临也一阵汗毛倒竖。
  “……虽说那天是冲动的意外,但也意外地让我确定了一件事。”
  “……”什么?什么意外?你说清楚。
  “……我原本打算在第二天你醒来时坦白,没想到……”平和岛静雄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与其说是在和折原对话,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第二天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折原临也的脑子里烟花狂炸。
  “我只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说到底,还是不敢面对……”
  “woc”折原临也终于忍不住了。平和岛静雄偏了偏头,只当他是在无意义的呢喃。
  “……我非常喜欢你,临也。”他的面颊被昏黄的灯光映得有一点发红,眼神却渐渐黯淡下来。“不过……对不起……”
  wait,这就是你趁人之危不经由本人同意随便捡/尸的理由?
  “平和岛静雄,你他妈”折原临也猛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就像是意料之中,揽得更紧了些。随后努力腾出一只手,咔哒打开了房门。
  “喂(#`O′),放开我,我没醉……!”被扔进沙发的折原临也惊惧地睁大眼睛,看到金发少年意乱情迷的脸,大腿根上抵了什么坚硬的物什。他终于意识到在怪物面前装醉不是个有趣的试验。
  “你再靠近,我就报警了……!”折原临也迅速将手伸向口袋里的手机,却被平和岛静雄手臂一挡,飞了出去。
  “放开……变/态!强/奸/犯快去死吧……靠……别……淦……”黑发青年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湮没在了热烈的吻里。
  新宿罪恶犹豫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完】

写在最后的话:我真的很喜欢这对w,很多年了,也有很多脑洞,只是懒得把它们转化成文字。主要是表述能力有限,写出来不及脑内萌(文学造纸太低,手动滑稽)。然后我作为一个自我定位为肉/文/小能手的可爱小作者,请不要以为我会真的和谐——我会专门写省略的某段的(笑容逐渐变/态

录到心仪的大学非常高兴,终于不是忙碌的高中狗了,以后也有空闲好好写文提高文学造纸了。希望各位最可爱的同好能凑合看看w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