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yye

【静临】桎梏(新年贺文,短完)

*之前所说的那个脑洞,OOC,不过如果点开的话,请看到最后吧。
*贺文就是甜蜜幸福的文的意思。
*新年快乐。
*表白我的临临小天使wwwwww
——————————

“呐,静雄君,”第一次用了敬称,一头柔顺黑发的少年嘴角漾着一抹名为“欠揍”的笑,眼神却是少有的认真。
“虽然得出这个结论的我也很不甘心,不过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呢?”
上一秒的愤怒转化为了错愕,没来得及缓和的面部肌肉和依然紧握的双拳,使金发男人看起来有些滑稽的不协调。
下一秒,有转化为暴戾。
“哈?这种恶作剧的话还是省省吧,临也君哟———”巷尾有些发霉腐朽的墙壁无辜地经受了平和岛静雄的一拳,然后是完全在意料之内的倒塌。
的确,这样的戏码,未免太好笑了。
爱什么的,果然不可能出现在“宿敌”的定义之下的吧。虽说有人深信太极之道,然而对于具有复杂情感的人类来说,果然爱与恨之间是千差万别吧?
不过,这个世界上仅有折原临也自己相信,他是真的爱上面前的这个干架机器了。
——这个怪物。
折原临也是个扭曲的人,极端扭曲的。凡是三观正常的人都觉得他极其卑鄙无耻,是真正意义上一见面就会想走一拳的讨厌,无耻得令人作呕。他孤独得没有人愿意浪费情感去爱,孤独得将自己几乎所有的情感都注入到扭曲的对“人类”的爱中,然后在压抑肮脏的黑暗里爆发出骇人的大笑。
大概是挨这家伙的打太多了,然后干脆扭曲成抖M了吧…折原临也在一个人的晚上双目无神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暗暗思忖。
他亲眼见证了平和岛静雄和各种女孩谈恋爱,然后再分手,于是一个月不圆的夜晚,他鬼使神差地坦白了自己的心声。
不过连自己都难以分辨呢,究竟是不是恶作剧…什么的。
“小静就不愿意相信我一次吗,一直戴着虚伪的面具隐藏内心不得了的孤独寂寞,折原临也可是亟待你的拯救呢——不如试着用爱感化我一下?说不定我能被小静养成成你喜欢的类型呢。”一边躲闪身后不断飞来的各种杂物,折原临也以不慌不忙的陈述语调一口气讲完,“小静啊没法和女孩子交往什么的,果然还是因为性格太糟糕了吧——这么易怒?面对别人认真的表白就是这么回应的吗?不会是拥有什么特殊的性癖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想就知道,变态色情狂什么的词汇真是非常适合你啊。”
尖锐的笑声和打斗声,再一次划破了池袋夜晚的宁静。
———————————
充溢着和式风格的建筑内,正发生着难以描述的事。
折原临也不知一语成谶,这是他们以情人的名义共处的第一个夜晚。
拿着皮鞭的男人,眼里闪烁着充满贪婪欲望的光。一旁点燃的蜡烛隐隐发亮,一会儿也会物尽其用。
折原临也从未料到过,原来平和岛静雄真的是所谓的“变态色情狂”
——如假包换的抖S。
“哈?开玩笑可不要太过分哟,小静…”回音未落,皮鞭和少年白皙的皮肤接触发出清脆响声,黑发少年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发抖。
“果然之前被女孩子甩掉就是这样的原因吧…”
“啪…”
“随便说点什么也好,小静你的眼神…”
“啪…”
“…真可怕…嘶”
…………

折原临也,很欠揍。
不过折原临也不是M。
他只是想给那颗悬空的心脏找一个栖息的场所,大概。
…而不是冰冷的刑房,我想。
———————————
那个下着雷雨的夜晚,浑身血痕并不断添着心伤的少年,终于失去了最后一抹笑容。
“我离不开你…你知道的。”
“从我爱上你之后,从没想过逃跑。”
“…愚蠢至极吧,我。”
低低的呢喃声,让已然阖上眼的金发男人皱了皱眉,不是很好的感觉充斥了周围的空气。
——折原临也,这五年来,是怪物消遣的玩具。
而已。
每次折磨他能消耗他的所有暴戾情绪,然后带着真诚友善的微笑去面对身边重要的每一个人。
说到底,这样的交往不过是一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发泄。况且使用还非常方便的那种。
二十三层的宾馆房间,落地窗呈半圆形包裹住大半个空间。折原临也翻身下床,像之前无数次一样穿好衣服,轻轻起身。
每当这样的相处完毕,他就没有了留下的理由。
只是这一次,意外地有点流连窗外的风景,五光十色的霓彩,灯红酒绿的沉沦。
开窗,向前,坠落。
折原临也,踏上了极乐土,幸福的微笑再一次洋溢在嘴角。
察觉到什么的平和岛静雄飞快地起身,然后目睹他消失在暗夜之中。
——————————
“我爱你”这三个字,无数次从一方口中倾吐出。而另一方平和岛静雄,只说过一次而已,在确认对方已经死去的时候。
他的头骨是那么的扭曲,脑浆迸裂,身上布满了蛇形伤口,触目惊心。
陌生的恐惧紧攥怪物的心,如鲠在喉的言语嘶哑得听不清。

后来他在墓园守了一辈子的坟墓,伪善得令人心惊。
八十岁的生日,眉眼慈祥的平和岛老爷爷寿终正寝。

折原临也在这天第二次死去了,随着最后一个记住他的人生命的消亡。
——————————
黑发少年被人从睡梦中摇醒,梦中出现无数次的金发男人正一脸焦急不知所措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抹去少年眼角的泪痕。
“呐,小静,不好好珍惜我的话,我可是会死的哟。”还没有彻底清醒,意味不明的话让金发男人感觉心脏猛地抽了抽,然后啧了一声,把怀里的人牢牢抱住。交往以来的折原临也,即使躺在身边也像极缺乏安全感的猫咪,几乎一闭上眼就是噩梦。据说,这家伙之前作为情报贩子独身一人的时候,从来不知梦境为何物。想到这里,平和岛静雄忍不住又加重了些双手的力气,做着无声的抚慰。
大概是,在孤独里浸泡了太久,幸福好像一颗松子,而他是牢牢攥紧松子的小松鼠,总是害怕别人抢走了,或者不小心掉在哪了。
“太紧了,小静。”少年稍稍挣了挣,然后轻轻回抱了眼前表情柔和的恋人。
梦到了第一次告白的情景,不过之后的那些是多么的猎奇啊。S&M什么的,失去了所有想尝试的欲望。(?
梦境啊果然脱离现实太远了,梦里深信不疑的事,每当清醒后回忆总是那么的可笑。不过折原临也的心悸还没有得到完全的缓解,心脏仍然强力快速地跳动着。
此刻,折原临也把下巴埋在恋人的境窝里,轻轻嗅着淡淡的奶香。
“我做噩梦了哦,梦里的小静超过分的。”
“…对不起。”
“所以说啊——”拖了长长的尾音,“小静要哄我哦,作为过失的补偿。”颐指气使地,理所当然地,像奶猫露出肚皮撒娇一样地。
平和岛静雄僵了僵,然后笨拙地蹭了蹭恋人那头柔顺的黑发,像只温驯的金毛犬。
“我爱你,永远永远陪着你。”
烟花爆竹鸣响,昭示着春暖花开的临近。
“新年快乐。”
所谓幸福,不过如此。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