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yye

【静临】断片(短完)

 *高亮:设定是临也一醉酒就断片,静静略痴汉,剧情存在逻辑漏洞,OOC慎。
  ——以下正文——
  灌下最后一杯,折原临也的眼神迅速变得迷离,平和岛静雄喉头一紧,略带不安地咽了口唾沫。
  ……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把他灌醉了。
  平和岛正打算抚上他温驯贴在额头地黑发,青年却猝不及防地开了口,冬夜里吐出的白汽氤氲着醉意。
  “我要杀了你……”轻轻的,却是咬牙切齿地呢喃,一遍遍重复他们之间最日常的挑衅台词。平和岛静雄挑了挑眉,沉默着没有丝毫愠怒的迹象。
  “我要杀了你,把你碎尸万段……碎尸……”折原临也口齿含混道,“然后再……再把你全部送进焚化炉,看看怪物的血肉需要多少度的高温才能变成齑粉。”他脸上的红晕分不清几分是醉酒而起,几分又是因为愤怒和变态的快意引发的血脉偾张,随着声音无法控制地变大,他的身体也颤抖得越发厉害。
  平和岛静雄的眼神黯了黯,伸手温柔地把他整个揽入怀中。不顾折原临也手下不留情的掐抓,将略高于常人的体温渡给衣着单薄的青年。他微微抿紧的薄唇,像是在隐忍些什么。
  “……把那些粉末作为冲剂……”折原临也的表情疯狂而狰狞,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声根本停不下来,“全部,一点也不浪费……我全部喝掉……一点都不会留给小静哦……唔”
  牙齿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平和岛静雄像是伏击猎物的野兽终于找到时机,暴起一把将黑发青年摁进沙发,然后欺身向前,猛烈地舔舐啃咬青年地双唇,将那些刻薄疯狂的话语碾碎,堵在舌与舌交织地口腔当中。
  ……他感觉自己也醉了。
  ——(此处省略五百字)——
  翌日过了中午,折原临也在熟悉地床铺中醒来,头痛外加浑身酸痛。
  这样的情形不知几次了,酸软的腰根本无法支撑起上身。每次被人约出去喝酒都……连怎么回家都不记得。
  但他总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说出去没人会信吧……每次宿醉醒来居然就像被人/操/了一晚上?”折原摇摇头,试图撇去这种糟糕离奇的想法。
  但他断片后一向什么都记不清的脑子这次却突然浮现出平和岛静雄喉结微动、扯下领带的画面。折原临也惊惧且激动地弹了起来,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淦。”
  不知醉意是否还未消弭,他的双颊浮上微醺的红。
  ————
  矢雾波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不念叨自己的宝贝弟弟,居然有兴致约自己吃火锅。
  该不会是他万人迷的魅力终于感染到了一尺远外的老女人,治好了她病入膏肓的弟控症?
  疑窦丛生,抵不过火锅诱惑。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好啊”,然后中二青年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快乐地转起了圈圈。
  ————
  “你好,要这个……这个…………还有两打啤酒。”对面的助手小姐用指尖轻触菜单,语气自然。
  “等……”兴致勃勃观察着周围人类的折原听到“啤酒”二字,呼吸一滞。
  波江小姐像是看出了他的顾虑,一改平日的冷漠:“冬天的火锅,最适合配啤酒了。”
  ————
  矢雾波江结完账就向外跑,丝毫不顾座位上还有个不省人事的“醉鬼”。
  “醉鬼”假意趴在桌上,周围人的说话声如潮水涌进他的耳朵。虽然反应力不及平常,精锐的大脑依旧可以对四周的信息细细咀嚼分析——简而言之,他还没喝醉。
  半个小时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正打算起身回家,一抬头却猛地望进了一双琥珀色地眼瞳。折原临也心中顿时警铃大作,立刻继续尽职尽责地进入醉鬼状态,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一瞬间无比清醒。
  他亲眼看到平和岛静雄一改往常的暴戾,如此平和的模样。
  他亲耳听到平和岛静雄低沉、平静的声音。
  他甚至亲身体会到,从发梢传来的温度。
  胆大包天不惜命外加一肚子坏水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此刻却不知怎么地,不敢动也不太想动了。
  
  平和岛静雄小心翼翼地抱着他,尽量放松了肌肉,防止因为力气太大而让折原感到不适。
  街灯昏黄着,平和岛显然对这种安静很不适应——折原不记得,自己每次喝断片都会进入近乎癫狂的中二模式,有时候甚至心血来潮高歌一曲,说是魔音贯耳都有些客气。
  这一次,平和岛首先开口了。
  “……平时都像张牙舞爪的猫,今天却像只兔子。”
  “……”拜托,这是什么亲昵的语气,折原临也一阵汗毛倒竖。
  “……虽说那天是冲动的意外,但也意外地让我确定了一件事。”
  “……”什么?什么意外?你说清楚。
  “……我原本打算在第二天你醒来时坦白,没想到……”平和岛静雄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与其说是在和折原对话,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第二天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折原临也的脑子里烟花狂炸。
  “我只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说到底,还是不敢面对……”
  “woc”折原临也终于忍不住了。平和岛静雄偏了偏头,只当他是在无意义的呢喃。
  “……我非常喜欢你,临也。”他的面颊被昏黄的灯光映得有一点发红,眼神却渐渐黯淡下来。“不过……对不起……”
  wait,这就是你趁人之危不经由本人同意随便捡/尸的理由?
  “平和岛静雄,你他妈”折原临也猛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就像是意料之中,揽得更紧了些。随后努力腾出一只手,咔哒打开了房门。
  “喂(#`O′),放开我,我没醉……!”被扔进沙发的折原临也惊惧地睁大眼睛,看到金发少年意乱情迷的脸,大腿根上抵了什么坚硬的物什。他终于意识到在怪物面前装醉不是个有趣的试验。
  “你再靠近,我就报警了……!”折原临也迅速将手伸向口袋里的手机,却被平和岛静雄手臂一挡,飞了出去。
  “放开……变/态!强/奸/犯快去死吧……靠……别……淦……”黑发青年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湮没在了热烈的吻里。
  新宿罪恶犹豫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完】

写在最后的话:我真的很喜欢这对w,很多年了,也有很多脑洞,只是懒得把它们转化成文字。主要是表述能力有限,写出来不及脑内萌(文学造纸太低,手动滑稽)。然后我作为一个自我定位为肉/文/小能手的可爱小作者,请不要以为我会真的和谐——我会专门写省略的某段的(笑容逐渐变/态

录到心仪的大学非常高兴,终于不是忙碌的高中狗了,以后也有空闲好好写文提高文学造纸了。希望各位最可爱的同好能凑合看看w

终于到了……可以说是巨无霸开心!!可以开始啃太太@短小不治君 的本子啦!!知道要出本之后憋了好久没看网络版⑅❛ ᵕ ❛⑅毕竟实体书手感超好嘛 表白太太

【静临】桎梏(新年贺文,短完)

*之前所说的那个脑洞,OOC,不过如果点开的话,请看到最后吧。
*贺文就是甜蜜幸福的文的意思。
*新年快乐。
*表白我的临临小天使wwwwww
——————————

“呐,静雄君,”第一次用了敬称,一头柔顺黑发的少年嘴角漾着一抹名为“欠揍”的笑,眼神却是少有的认真。
“虽然得出这个结论的我也很不甘心,不过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呢?”
上一秒的愤怒转化为了错愕,没来得及缓和的面部肌肉和依然紧握的双拳,使金发男人看起来有些滑稽的不协调。
下一秒,有转化为暴戾。
“哈?这种恶作剧的话还是省省吧,临也君哟———”巷尾有些发霉腐朽的墙壁无辜地经受了平和岛静雄的一拳,然后是完全在意料之内的倒塌。
的确,这样的戏码,未免太好笑了。
爱什么的,果然不可能出现在“宿敌”的定义之下的吧。虽说有人深信太极之道,然而对于具有复杂情感的人类来说,果然爱与恨之间是千差万别吧?
不过,这个世界上仅有折原临也自己相信,他是真的爱上面前的这个干架机器了。
——这个怪物。
折原临也是个扭曲的人,极端扭曲的。凡是三观正常的人都觉得他极其卑鄙无耻,是真正意义上一见面就会想走一拳的讨厌,无耻得令人作呕。他孤独得没有人愿意浪费情感去爱,孤独得将自己几乎所有的情感都注入到扭曲的对“人类”的爱中,然后在压抑肮脏的黑暗里爆发出骇人的大笑。
大概是挨这家伙的打太多了,然后干脆扭曲成抖M了吧…折原临也在一个人的晚上双目无神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暗暗思忖。
他亲眼见证了平和岛静雄和各种女孩谈恋爱,然后再分手,于是一个月不圆的夜晚,他鬼使神差地坦白了自己的心声。
不过连自己都难以分辨呢,究竟是不是恶作剧…什么的。
“小静就不愿意相信我一次吗,一直戴着虚伪的面具隐藏内心不得了的孤独寂寞,折原临也可是亟待你的拯救呢——不如试着用爱感化我一下?说不定我能被小静养成成你喜欢的类型呢。”一边躲闪身后不断飞来的各种杂物,折原临也以不慌不忙的陈述语调一口气讲完,“小静啊没法和女孩子交往什么的,果然还是因为性格太糟糕了吧——这么易怒?面对别人认真的表白就是这么回应的吗?不会是拥有什么特殊的性癖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想就知道,变态色情狂什么的词汇真是非常适合你啊。”
尖锐的笑声和打斗声,再一次划破了池袋夜晚的宁静。
———————————
充溢着和式风格的建筑内,正发生着难以描述的事。
折原临也不知一语成谶,这是他们以情人的名义共处的第一个夜晚。
拿着皮鞭的男人,眼里闪烁着充满贪婪欲望的光。一旁点燃的蜡烛隐隐发亮,一会儿也会物尽其用。
折原临也从未料到过,原来平和岛静雄真的是所谓的“变态色情狂”
——如假包换的抖S。
“哈?开玩笑可不要太过分哟,小静…”回音未落,皮鞭和少年白皙的皮肤接触发出清脆响声,黑发少年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发抖。
“果然之前被女孩子甩掉就是这样的原因吧…”
“啪…”
“随便说点什么也好,小静你的眼神…”
“啪…”
“…真可怕…嘶”
…………

折原临也,很欠揍。
不过折原临也不是M。
他只是想给那颗悬空的心脏找一个栖息的场所,大概。
…而不是冰冷的刑房,我想。
———————————
那个下着雷雨的夜晚,浑身血痕并不断添着心伤的少年,终于失去了最后一抹笑容。
“我离不开你…你知道的。”
“从我爱上你之后,从没想过逃跑。”
“…愚蠢至极吧,我。”
低低的呢喃声,让已然阖上眼的金发男人皱了皱眉,不是很好的感觉充斥了周围的空气。
——折原临也,这五年来,是怪物消遣的玩具。
而已。
每次折磨他能消耗他的所有暴戾情绪,然后带着真诚友善的微笑去面对身边重要的每一个人。
说到底,这样的交往不过是一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发泄。况且使用还非常方便的那种。
二十三层的宾馆房间,落地窗呈半圆形包裹住大半个空间。折原临也翻身下床,像之前无数次一样穿好衣服,轻轻起身。
每当这样的相处完毕,他就没有了留下的理由。
只是这一次,意外地有点流连窗外的风景,五光十色的霓彩,灯红酒绿的沉沦。
开窗,向前,坠落。
折原临也,踏上了极乐土,幸福的微笑再一次洋溢在嘴角。
察觉到什么的平和岛静雄飞快地起身,然后目睹他消失在暗夜之中。
——————————
“我爱你”这三个字,无数次从一方口中倾吐出。而另一方平和岛静雄,只说过一次而已,在确认对方已经死去的时候。
他的头骨是那么的扭曲,脑浆迸裂,身上布满了蛇形伤口,触目惊心。
陌生的恐惧紧攥怪物的心,如鲠在喉的言语嘶哑得听不清。

后来他在墓园守了一辈子的坟墓,伪善得令人心惊。
八十岁的生日,眉眼慈祥的平和岛老爷爷寿终正寝。

折原临也在这天第二次死去了,随着最后一个记住他的人生命的消亡。
——————————
黑发少年被人从睡梦中摇醒,梦中出现无数次的金发男人正一脸焦急不知所措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抹去少年眼角的泪痕。
“呐,小静,不好好珍惜我的话,我可是会死的哟。”还没有彻底清醒,意味不明的话让金发男人感觉心脏猛地抽了抽,然后啧了一声,把怀里的人牢牢抱住。交往以来的折原临也,即使躺在身边也像极缺乏安全感的猫咪,几乎一闭上眼就是噩梦。据说,这家伙之前作为情报贩子独身一人的时候,从来不知梦境为何物。想到这里,平和岛静雄忍不住又加重了些双手的力气,做着无声的抚慰。
大概是,在孤独里浸泡了太久,幸福好像一颗松子,而他是牢牢攥紧松子的小松鼠,总是害怕别人抢走了,或者不小心掉在哪了。
“太紧了,小静。”少年稍稍挣了挣,然后轻轻回抱了眼前表情柔和的恋人。
梦到了第一次告白的情景,不过之后的那些是多么的猎奇啊。S&M什么的,失去了所有想尝试的欲望。(?
梦境啊果然脱离现实太远了,梦里深信不疑的事,每当清醒后回忆总是那么的可笑。不过折原临也的心悸还没有得到完全的缓解,心脏仍然强力快速地跳动着。
此刻,折原临也把下巴埋在恋人的境窝里,轻轻嗅着淡淡的奶香。
“我做噩梦了哦,梦里的小静超过分的。”
“…对不起。”
“所以说啊——”拖了长长的尾音,“小静要哄我哦,作为过失的补偿。”颐指气使地,理所当然地,像奶猫露出肚皮撒娇一样地。
平和岛静雄僵了僵,然后笨拙地蹭了蹭恋人那头柔顺的黑发,像只温驯的金毛犬。
“我爱你,永远永远陪着你。”
烟花爆竹鸣响,昭示着春暖花开的临近。
“新年快乐。”
所谓幸福,不过如此。

存个脑洞月考完写【大概

ooc严重。也不知道最近是硬核摇滚听多了还是咋地,脑子不好使(
大概是
某天临临和静静表完白两个人就上三垒了,然后静静是个X虐狂而临临并不是M
于是被当R|B|Q使的临临逐渐开始抑郁
再后来静静终于快要失去临临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爱他(什么鬼x
嘛幸福的时光很短暂反正没过多久临临就跳楼了
面目全非的那种,骨架扭曲。
嗯这才不是真结局(
我怎么会写虐文呢(
话说我在考虑要不要把以前在贴吧的陈芝麻烂谷子《play十题》什么的po上来再续更
不过,大概…大概…也没人想看吧(笑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