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yye

终于到了……可以说是巨无霸开心!!可以开始啃太太@短小不治君 的本子啦!!知道要出本之后憋了好久没看网络版⑅❛ ᵕ ❛⑅毕竟实体书手感超好嘛 表白太太

存个脑洞

占tag抱歉qwq
最近李狗嗨中毒严重
大概设定静临是死敌律师之类的,静静手段很正直然而临临手段很肮脏(。什么的
给大家强烈安利Legal High!超好看超好看超好看!
表白雅人叔【笔芯

【静临】桎梏(新年贺文,短完)

*之前所说的那个脑洞,OOC,不过如果点开的话,请看到最后吧。
*贺文就是甜蜜幸福的文的意思。
*新年快乐。
*表白我的临临小天使wwwwww
——————————

“呐,静雄君,”第一次用了敬称,一头柔顺黑发的少年嘴角漾着一抹名为“欠揍”的笑,眼神却是少有的认真。
“虽然得出这个结论的我也很不甘心,不过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呢?”
上一秒的愤怒转化为了错愕,没来得及缓和的面部肌肉和依然紧握的双拳,使金发男人看起来有些滑稽的不协调。
下一秒,有转化为暴戾。
“哈?这种恶作剧的话还是省省吧,临也君哟———”巷尾有些发霉腐朽的墙壁无辜地经受了平和岛静雄的一拳,然后是完全在意料之内的倒塌。
的确,这样的戏码,未免太好笑了。
爱什么的,果然不可能出现在“宿敌”的定义之下的吧。虽说有人深信太极之道,然而对于具有复杂情感的人类来说,果然爱与恨之间是千差万别吧?
不过,这个世界上仅有折原临也自己相信,他是真的爱上面前的这个干架机器了。
——这个怪物。
折原临也是个扭曲的人,极端扭曲的。凡是三观正常的人都觉得他极其卑鄙无耻,是真正意义上一见面就会想走一拳的讨厌,无耻得令人作呕。他孤独得没有人愿意浪费情感去爱,孤独得将自己几乎所有的情感都注入到扭曲的对“人类”的爱中,然后在压抑肮脏的黑暗里爆发出骇人的大笑。
大概是挨这家伙的打太多了,然后干脆扭曲成抖M了吧…折原临也在一个人的晚上双目无神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暗暗思忖。
他亲眼见证了平和岛静雄和各种女孩谈恋爱,然后再分手,于是一个月不圆的夜晚,他鬼使神差地坦白了自己的心声。
不过连自己都难以分辨呢,究竟是不是恶作剧…什么的。
“小静就不愿意相信我一次吗,一直戴着虚伪的面具隐藏内心不得了的孤独寂寞,折原临也可是亟待你的拯救呢——不如试着用爱感化我一下?说不定我能被小静养成成你喜欢的类型呢。”一边躲闪身后不断飞来的各种杂物,折原临也以不慌不忙的陈述语调一口气讲完,“小静啊没法和女孩子交往什么的,果然还是因为性格太糟糕了吧——这么易怒?面对别人认真的表白就是这么回应的吗?不会是拥有什么特殊的性癖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想就知道,变态色情狂什么的词汇真是非常适合你啊。”
尖锐的笑声和打斗声,再一次划破了池袋夜晚的宁静。
———————————
充溢着和式风格的建筑内,正发生着难以描述的事。
折原临也不知一语成谶,这是他们以情人的名义共处的第一个夜晚。
拿着皮鞭的男人,眼里闪烁着充满贪婪欲望的光。一旁点燃的蜡烛隐隐发亮,一会儿也会物尽其用。
折原临也从未料到过,原来平和岛静雄真的是所谓的“变态色情狂”
——如假包换的抖S。
“哈?开玩笑可不要太过分哟,小静…”回音未落,皮鞭和少年白皙的皮肤接触发出清脆响声,黑发少年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发抖。
“果然之前被女孩子甩掉就是这样的原因吧…”
“啪…”
“随便说点什么也好,小静你的眼神…”
“啪…”
“…真可怕…嘶”
…………

折原临也,很欠揍。
不过折原临也不是M。
他只是想给那颗悬空的心脏找一个栖息的场所,大概。
…而不是冰冷的刑房,我想。
———————————
那个下着雷雨的夜晚,浑身血痕并不断添着心伤的少年,终于失去了最后一抹笑容。
“我离不开你…你知道的。”
“从我爱上你之后,从没想过逃跑。”
“…愚蠢至极吧,我。”
低低的呢喃声,让已然阖上眼的金发男人皱了皱眉,不是很好的感觉充斥了周围的空气。
——折原临也,这五年来,是怪物消遣的玩具。
而已。
每次折磨他能消耗他的所有暴戾情绪,然后带着真诚友善的微笑去面对身边重要的每一个人。
说到底,这样的交往不过是一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发泄。况且使用还非常方便的那种。
二十三层的宾馆房间,落地窗呈半圆形包裹住大半个空间。折原临也翻身下床,像之前无数次一样穿好衣服,轻轻起身。
每当这样的相处完毕,他就没有了留下的理由。
只是这一次,意外地有点流连窗外的风景,五光十色的霓彩,灯红酒绿的沉沦。
开窗,向前,坠落。
折原临也,踏上了极乐土,幸福的微笑再一次洋溢在嘴角。
察觉到什么的平和岛静雄飞快地起身,然后目睹他消失在暗夜之中。
——————————
“我爱你”这三个字,无数次从一方口中倾吐出。而另一方平和岛静雄,只说过一次而已,在确认对方已经死去的时候。
他的头骨是那么的扭曲,脑浆迸裂,身上布满了蛇形伤口,触目惊心。
陌生的恐惧紧攥怪物的心,如鲠在喉的言语嘶哑得听不清。

后来他在墓园守了一辈子的坟墓,伪善得令人心惊。
八十岁的生日,眉眼慈祥的平和岛老爷爷寿终正寝。

折原临也在这天第二次死去了,随着最后一个记住他的人生命的消亡。
——————————
黑发少年被人从睡梦中摇醒,梦中出现无数次的金发男人正一脸焦急不知所措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抹去少年眼角的泪痕。
“呐,小静,不好好珍惜我的话,我可是会死的哟。”还没有彻底清醒,意味不明的话让金发男人感觉心脏猛地抽了抽,然后啧了一声,把怀里的人牢牢抱住。交往以来的折原临也,即使躺在身边也像极缺乏安全感的猫咪,几乎一闭上眼就是噩梦。据说,这家伙之前作为情报贩子独身一人的时候,从来不知梦境为何物。想到这里,平和岛静雄忍不住又加重了些双手的力气,做着无声的抚慰。
大概是,在孤独里浸泡了太久,幸福好像一颗松子,而他是牢牢攥紧松子的小松鼠,总是害怕别人抢走了,或者不小心掉在哪了。
“太紧了,小静。”少年稍稍挣了挣,然后轻轻回抱了眼前表情柔和的恋人。
梦到了第一次告白的情景,不过之后的那些是多么的猎奇啊。S&M什么的,失去了所有想尝试的欲望。(?
梦境啊果然脱离现实太远了,梦里深信不疑的事,每当清醒后回忆总是那么的可笑。不过折原临也的心悸还没有得到完全的缓解,心脏仍然强力快速地跳动着。
此刻,折原临也把下巴埋在恋人的境窝里,轻轻嗅着淡淡的奶香。
“我做噩梦了哦,梦里的小静超过分的。”
“…对不起。”
“所以说啊——”拖了长长的尾音,“小静要哄我哦,作为过失的补偿。”颐指气使地,理所当然地,像奶猫露出肚皮撒娇一样地。
平和岛静雄僵了僵,然后笨拙地蹭了蹭恋人那头柔顺的黑发,像只温驯的金毛犬。
“我爱你,永远永远陪着你。”
烟花爆竹鸣响,昭示着春暖花开的临近。
“新年快乐。”
所谓幸福,不过如此。

【静临】穿越之废柴助攻(1

一个烂俗到爆的穿越文(大概
*第三人称,原创女主(静临厨,明星,直腐女设定)
*OOC严重,穿越梗
*作者没有好好研读揣摩原著,新人写手,不足之处大概有一大堆,希望大家能多喷一喷她(?
*慢更,文笔堪称辣鸡
*新…新年快乐啦(别扭
———————————————————————



“握草,这是什么鬼?!”指甲狠狠地抠了抠页脚,刚刚到手的新书还泛着油墨的异香。
没错,今天是我追了好久的DRRR十三卷的发售日。老老实实地大概三分之一后禁不住诱惑打开百度找到新鲜热乎的剧透,然后猝不及防被虐了一脸。
哦忘了说了,我叫左霏儿,来自中国上海。目前看来大概能算在一线明星的行列中,演戏和唱歌都比较在行,并且应该是唯一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绯闻的艺人,很受前后辈的尊敬。夸自己这一点,一直都比较恬不知耻但有自知之明。
以上。
然而这些都是其他人对我的评价和态度,事实上在日常生活中,我一有空就会拿起各种漫画小说阅读,几乎无雷区,什么都吃的杂食系。我家里几乎有半个市图书馆大的地方用来储藏那些我的“珍品”们,并用钥匙牢牢锁住。为了防止弄丢钥匙这种人间惨剧,我把原本只有唯一一把的钥匙复制了整整47把。
——我的大本命CP的代表数字,大概。
当然更没有人知道,我虽然杂食属性,却玻璃心到爆。因此我不管看到HE感动还是看到BE难过,总是非常容易一个爆哭。哦最惨的是一哭就爆痘。还记得有一次熬夜追文,第二天早上醒来,果不其然脸上爆出两三颗巨大的痘痘,左眼还看出了针眼。
当时经纪人看到我的眼神,何止是一言难尽。
静临这对CP,我已经站了一年多。每次DRRR一更新便通过各种渠道去入手,动漫播出的部分也不知道循环多少周目了,手办更是一个不漏地供奉在梳妆台上。
——那里,可是身为女星的我的神圣领域!
没错,静临是有够虐啊,然而谁叫我就吃相爱相杀这一套?毕竟自从站这对CP以来,我和遮瑕霜便成为了最亲密的伙伴。
然而无耻成田老贼,居然把可爱的阿临往死里虐。
嗨呀,妈的,好气啊。毕竟觉得明明小静应该被临也成功攻略并成为忠犬一只从此之后过上幸福美满没羞没躁的生活什么的我才不会讲呢。
老娘,可是非常具备身为女明星的操守喔。
一线女明星喔。
泪水从眼眶中汩汩流下,不禁为自己的垃圾感到羞耻。
“我不接受这个结局,绝对——不!!”狠狠敲击了一下面前可拆卸电脑桌的桌面,滚烫的茶水翻倒,烫到了我的手…
以及整本书。
再买一本新的收藏吗…还真是可惜了。
TBC

存个脑洞月考完写【大概

ooc严重。也不知道最近是硬核摇滚听多了还是咋地,脑子不好使(
大概是
某天临临和静静表完白两个人就上三垒了,然后静静是个X虐狂而临临并不是M
于是被当R|B|Q使的临临逐渐开始抑郁
再后来静静终于快要失去临临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爱他(什么鬼x
嘛幸福的时光很短暂反正没过多久临临就跳楼了
面目全非的那种,骨架扭曲。
嗯这才不是真结局(
我怎么会写虐文呢(
话说我在考虑要不要把以前在贴吧的陈芝麻烂谷子《play十题》什么的po上来再续更
不过,大概…大概…也没人想看吧(笑x